张世杰助力《蝴蝶公墓》 是挑战亦是缘分

时间:2020-06-26 22:48:35阅读:4136
服装指导张世杰台湾女演员张榕容在为第49届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颁奖的时候说了一段颁奖词:“常常有人认为,演员好像总是演什么像什么,我觉得这个功劳,一部分该归于演员造型。好的造型师,会帮助演员

服装指导张世杰

台湾女演员张榕容在为第49届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颁奖的时候说了一段颁奖词:“常常有人认为,演员似乎总是演甚么像甚么,我觉得这个功绩,一部分该归于演员造型。好的造型师,会帮助演员、帮助观众快速入戏。”说罢,她将手里的奖杯交到一名清瘦高个、戴着黑框眼镜,举止文雅看起来很淡定的男士手里,而这位男士就是我们此次专访的主角——第49届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获得者张世杰。

张世杰,香港著名服装造型指导,曾凭仗《唐人街探案》、《消失的枪弹》、《黑社会》、《神探》、《文雀》等作品两度夺得台湾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奖、数次获得金马奖、金像奖提名。

为何会进入这一行?

“投身电影圈,对我来说瓜熟蒂落”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香港电影最辉煌的黄金时代,张世杰就是在这个时期进入了电影行业,“哥哥是圈内助,所以我从小就会接触到很多电影圈朋友,进入这一行对我来说,算是瓜熟蒂落吧。”但是,虽然由家人带进门,张世杰的起点却并不比他人更高。刚入行的张世杰依然要从最根本的工作做起。“我的第一份工作是美术助理,那个时候分工不像现在分的这么细,美术助理除了本职工作也要负责服装、道具……归正,当时就是甚么都要做。”

服装指导究竟是怎样的工作?

“假如说导演是电影的灵魂,那服指就是电影的肉体,灵肉依存,缺一不成”

“服装指导究竟是怎样的工作?”初入行的时候,张世杰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,而当他一次一次获得亚太最高电影奖提名,并且凭仗《消失的枪弹》、《唐人街探案》两度荣获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以后,答案已在心中呼之欲出。“假如把电影形容成一小我,把导演称作人的灵魂,那服指就是人的肉体,灵魂肉体必须相互依存,缺少一方,都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人,电影也是。”张世杰侃侃而谈对服装指导的独特理解。

而云云一来,塑造差别的“人”,自然也需要给“他们”纷歧样的性格。“比如笑剧,必然要有笑剧感。”在塑造笑剧电影人物的时候,张世杰通常会找出一个性格点:“必然要把这个点尽可能的放大,放大以后就会在视觉上带来冲击和共识,观众一看就立刻能感遭到人物带来的喜感”。提起笑剧,笔者想起了张世杰做过的笑剧电影——曾为他斩获金马奖杯的《唐人街探案》。

在笑剧电影《唐人街探案》里,张世杰给王宝强戴上大项链、大金表,把他的头发烫出独特的“包租婆卷”。对于这个看上去很浮夸的造型,第53届金马奖的评委这样评价:“造型看上去很夸张,却让观众一会儿接受了这小我物的笑剧设定”。

“‘放大’的同时,亦不行放过每一个细节”。张世杰继续阐释自己的工作理念,“我们会在许多小处所花工夫,比方说衣服上的钮扣、布料的材质、颜色深浅度、光暗、剪裁比例,在做造型的时候,这些处所虽小,却都是需要花非常精力去注重的重要细节。”张世杰说,“虽然一般观众未必会注意到这些处所,我还是会非常执着去做到最好。”

做电影服装和做普通服装的区分?

“普通的服装通常是为了漂亮,电影服装有时候倒是为了做丑”

“谈到对细节的追求,普通服装设计一样需要细节,那这两种差别的设计有甚么区分吗?”

“做电影服装相对更天马行空一点,不止是心爱的、漂亮的、烂的丑的……很多在市面上看不到的衣服和造型,做电影服装设计的时候可能都会尝试。”

有时候,电影造型能够发扬的也不止是衣服,当我们问他:“假如角色是个不爱穿衣服的裸男,那要怎么做造型?”张世杰乐了,笑着回覆道“这个问题问得好,答案恰好也能解释你上一个问题,电影造型不等于服装设计师,不穿衣服也是能够有造型的”。

“怎么说?”

“比如能够在裸男的身体上加点胸毛,或是给他一把长长的头发,把身体遮盖住,不都挺好玩的吗?”

比起做电影时候的天马行空,张世杰小我私底下的风格却很低调,当我们问起为何他经常穿着一身黑色,他答道:“我平时都会穿黑衣服,由于这样普通,简单,特别是搭配颜色不费心思。”说到这里,张世杰透露出自己的无奈:“这样穿的缘由,也是由于平时经常要替他人选衣服买衣服,轮到自己买衣服,就会不肯意那么上心了。”

若何理解导演的想法?

“就像高手过招,一个眼神心照不宣”

身为一名水瓶座,张世杰不但对自己衣服的选择自由随意,还在看似严厉的外表下,存了一颗浪漫的心。谈起希望拥有甚么样的衣服,张世杰说:“我最渴望拥有的,就是一件来自未来、类似蜘蛛侠装扮的超级英雄衣服”,而这样的浪漫情结或许也是张世杰能与被称作最会拍“男人浪漫”的导演杜琪峰屡次合作的缘由。

2005年——2009年,张世杰与香港著名导演杜琪峰一口吻合作了《黑社会》、《神探》、《文雀》、《复仇》等数部电影,社会底层小人物的浪漫被表现的极尽描摹。

“当时我只是尽力显现角色的性格与背景,并没有决心去营造男人的浪漫,结果整体出来的时候却很有浪漫的感觉。”谈起与杜琪峰的合作,张世杰再三强调,“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形容,是一种无法说明的感觉,在和导演的沟通过程当中,就能感遭到他想要的。”云云默契,颇似杜琪峰电影里的高手过招,一个眼神,心照不宣。

“但是也没有那么宽泛”,张世杰接着补充道:“实在导演还是会讲一个概念,让我在这个概念里面发扬,至于若何发扬,那是主观性的工作”。“当然,我们还有约定”,张世杰笑着说“在杜sir的黑社会世界里,男人必须像个男人!”

IP作品若何创作?

“参考原著,但也要有自我创作”

2015年,一把IP的大火烧红了整个影视圈,大批资本涌入,很多电影人都纷纷做起IP影视项目,张世杰也进入了这个行列,为两部现象级IP大剧《老九门》、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设计了使人惊艳的造型。

谈到对IP的理解,张世杰说:“实在无论是IP作品还是普通作品,创作过程都是一样的,都要先看剧情,理解角色性格、背景职业,找到矛盾点,这是建立人物的重要元素,不成或缺。”而就算是面对粉丝根本很庞大的现象级IP,张世杰也会坚持自己的原则,“很多IP角色在粉丝心里已经有一个既定形象,我会参考原著,但同时也会避免这些身分去影响到我的创作。”

“那这两个方面若何取得平衡呢?”

“我会抓住原著的一个‘点’去发扬,比如那个角色在原著中的设定是穿黑衣,白头发,这样的‘点’我会参照。”但其他部份,张世杰的语气很果断:“必须让我自由创作。”

新作《蝴蝶公墓》十月上映?

“与这部电影有非常奇奥的缘分”

谈到对未来的规划,张世杰说在10月20日将有一部由他担任艺术指导的新电影《蝴蝶公墓》上映。

这部改编自“悬疑巨匠”蔡骏经典之作的电影《蝴蝶公墓》由马伟豪导演,文隽监制,张俪、锦荣、李子峰、李若彤等主演,讲述了由张俪饰演的女主角尚小蝶,因受邀于一个神秘的匈牙利华人家族,远赴欧洲教授蝶舞,却意外发明“蝴蝶公墓”的秘密,并由此引发了一场人蝶危急的奇幻爱情故事。

谈到介入这部作品的缘由,张世杰说:“国内大IP改编的电影有很多,做都市奇幻爱情类型的却百里挑一。《蝴蝶公墓》是目前中国电影市场难得一见,以现代奇幻为主题的电影,在这部电影里,有拥有异能力的半蝶人,跨越国家的奇幻爱情。为这样的异类主角做造型,对我来说是一种斩新的尝试,很有挑战性。”

张世杰亦透露了自己与《蝴蝶公墓》导演马伟豪的老友渊源,“与马导很早就认识了”,张世杰与马伟豪早在90年代就已经开始合作,“《百分百感觉》、《爆裂刑警》、《生化寿尸》、《常在我心》……”数起与马伟豪合作过的电影,张世杰有些感慨:“相识近二十年,有屡次合作,亦有一段时间不曾合作,离离合合,这次由于《蝴蝶公墓》终于再聚,真是奇奥的缘分!”

尾声

给年轻人的工作建议:别怕吃苦

访问最后,当我们问道张世杰有没有甚么建议能给刚入行的年轻人,他给出了一句颇为实用的建议:“做这行能够八卦一点,多跟其他部门沟通,对工作会有很大帮助。”此外,他亦做出“温馨提示”:“这个工作并非想像中那么简单舒服,想要做好它,你必须花很多脑力和膂力去创作。当然,最重要的还有,无论若何,别怕吃苦。”

临走之前,张世杰笑了笑,说:“说的不多,但我觉得,你能懂的”。

著名的电影人戈达尔说“电影就是每秒24格的真实”。这种真实,来源于幕前演技精湛的演员,亦来自幕后默默奉献的工作职员。希望每一名电影人都能在自己的领域展露实力,也希望张世杰凭仗自己的新作品《蝴蝶公墓》再获殊荣。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